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踔风

生命不是用来更正别人的对与错,而是来实践自己精彩的生活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吴国红, 职场无忧引导师。陕西培训联谊会副会长。ICA团队引导技术培训认证师。国家认证企业培训师。历任某大型央企集团党委委员、党校副校长、宣传部长(兼电视台台长同时兼任报刊杂志总编)、组干部副部长(主持工作), 集团培训中心书记、分厂书记兼工会主席、子公司监事会主席等职务。**************深耕干部人才培养发展25年,执着于培训事业13年。**投资经历24年,子女教育研究者。**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常务总编兼主编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现代作家文学》(小说博览) 《摔“泥呱儿”的孩子》//作者:玉指清波  

2015-04-15 21:04:41|  分类: 现代作家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◆ 现代作家文学◇精品电子刊◇【2015】第4期 总第十二期 ◆

 

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精品电子刊(小小说)情伤 / 作者:鹰搏长天 - 踔风 - 踔风

    

 

欢迎做客《现代作家文学》!http://xdzjwx.blog.163.com/

 

 

 摔“泥呱儿”的孩子

 


       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精品电子刊(小说)梦在远方//作者:玉指清波 - 踔风 - 踔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短篇小说:惊祭(梧叶秋韵) - 踔风 - 踔风 

  作 者:玉指清波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责  编:踔 风

 

(踔风原创)编 辑 心 语 - 踔风 - 踔风

 

老桑树下,甜甜使劲儿地揉捏着块儿黄色泥巴儿,任由几条大小不一的蚯蚓从头顶往下爬…… 

老桑树的冠很大,往南平移十五米,可盖住甜甜家大半个屋顶。树叶层层叠叠,密不见天儿,屏蔽着毒辣辣的太阳。甜甜听爷爷说,没人知道老桑树的年龄,只知道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割资本主义尾巴后,它成了桑屯唯一幸免的桑树。一想到那近千株桑树两天内被掘了根儿,桑屯人便把牙咬得咯咯响。撸几把桑叶,喂几个蚕宝宝,换点油盐酱醋钱,咋就成了资本主义尾巴?再说,桑树绝了根儿,这儿还能叫桑屯?爷爷还说,当时若不是自己父亲认识公社领导,连这儿棵也剩不下。以后桑屯人便经常来老桑树下聊天,喝茶,商量事儿,吃桑葚,嚼桑叶……当然更少不了做那人人喜欢的游戏——泥呱儿

泥呱儿,桑屯人过去几乎都会做,都会摔。将和好的黄泥或黑泥做成锅状,底儿薄,壁厚,举起来朝着平地用力摔下去,便会发出呱儿的一声,同时底部会开一个洞,搞得泥浆四溅,刺激着呢!摔泥呱儿,比的就是谁摔的响,谁开的洞大。又因输方要用自己的泥去补赢方开的洞,或满足赢方一些要求,故也有人称摔泥呱儿补锅

甜甜爷爷是桑屯中摔泥呱儿的高手。他的泥呱儿做得又快又大,摔出的声音响亮不说,开的洞也大,他还能根据声音准确判断出摔泥呱儿人用的是黄色泥还是黑色泥。据他讲,当年所以能娶到甜甜奶奶,与他泥呱儿摔得好有很大关系。那时,他与同村的桑七都喜欢甜甜奶奶,二人争得难分难解。一天,桑七突然提出以摔泥呱儿定输赢,输者退出竞争。他答应得非常爽快。当时很多看热闹的和他一样,认为桑七以短博长,必输无疑。谁知,桑七竟让人暗做手脚,不小心踢翻他的水盆儿,害得他用水不足,泥呱儿无法顺利做成。谁能想到,他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,站立哗哗,以尿带水,结果反败为胜。

甜甜摔泥呱儿的本领自然是爷爷教的。三年前父母失联后,甜甜便经常一个人坐在老桑树下发呆,远远地望着穿新衣裳的小朋友们吃小食品,喝饮料,玩刀枪汽车”……爷爷看了很难受,心里骂着那对儿造了孽的猪狗东西。他挖来黄泥,端盆儿水,在甜甜面前做起了泥呱儿”……“呱儿!一声脆响,泥花盛开。甜甜惊喜,立刻有了兴趣,央求爷爷教自己做……从此,老桑树底下发出了久违的呱儿声。呱儿声,招来了很多小朋友, 他们放下手中的玩具,跟甜甜学起了摔泥呱儿。随着那一声声不同音高、音色的呱儿,甜甜笑得是那样任性、开心。

壮壮、兰兰家是甜甜家的左邻右舍,他俩也是经常来和甜甜摔泥呱儿的小伙伴。只要老桑树下发出第一声呱儿,便会有很多小朋友朝这儿跑来,而跑在最前面的一定是壮壮或兰兰。比赛开始了,大家各和各的泥,各做各的泥呱儿;大约十几分钟后,甜甜一声站排,大家便各自托着泥呱儿,站成了一排;甜甜又一声泥呱儿便由前到后依次摔在地上,发出连续的呱儿声。然后大家一起裁判输赢。

兰兰因力气小,输的时候较多,赢方多要求她去河坝上捉蚂蚱。招苏台河的堤坝离甜甜家不足百米,和它的主人一道,由西向东蜿蜒着。捉蚂蚱可不是件容易事儿,不但要跑得快,还要心稳手准。甜甜、壮壮都是捉蚂蚱的好手,便帮助捉,只需一会儿功夫,兰兰瓶子里便挤闹着老太太老土青头楞呱哒板红腿接班人扁担钩”……兰兰羊角辫高耸,高兴地交给赢方。有时运气好,还能在树丛里捉到三叫驴,但绝对不会交出去。提起三叫驴,那堪称桑屯一景。几十户人家的房舍蛇样儿排列河堤前,家家房檐下挂着秫秆儿瓤做的笼子,里面住着吃喝不愁的三叫驴。中午一到,这些家伙沐浴着阳光便唱和起来,比的是高亢嘹亮,赛的是婉转悠扬,那气势令人仿佛置身于音乐的海洋。甜甜就曾为兰兰捉到过一只,那体态、声音都是上品,感动得兰兰把汽车送给了他。

也有赢方要输方拾地皮的。在桑屯,地皮可是宝,它生长在河滩或阴湿的河堤下,黑褐色,一片一片,薄薄的,衣服般罩在草丛上面,因此也有人称其为地衣地皮鲜滑味美,园子里摘上几个青椒混着一炒,再来杯桑谷酒,那才是做了神仙。然而拾它也不易,要在阴雨天,必须耐住性子,用两个指头轻轻夹起放进篮子,如果连草带土一把抓,那就糟蹋了。壮壮就被赢方要求过拾地皮,可他心急手重,拾的地皮很难满足赢方的要求。甜甜便把自己拾到的放进他的篮子,壮壮咧开大嘴一乐,连说够哥们。

赢方更多的是要求输方摘桑葚。主要是因为桑葚就在头上,容易摘,解渴解饿,吃完后可以继续呱儿,省时间。一进五月,老桑树便开始结果。果实的颜色由白到绿,到粉,到红,再到紫红;那味道也是由苦到涩,到酸,再到酸甜儿,足足可以吃到七月中旬呢!真是相伴老桑树,人生味道足啊!结在下面的桑葚,自然容易摘到,翘翘脚儿,蹦一蹦,或者来个骑脖颈,便摘到了;可长在高处的就很难摘到。爬树?不行,一是甜甜爷爷不让,再是树上生着很多洋辣子,如不小心被那小东西亲一口儿,准疼你个七荤八素,没个一年半载好不了。每年到了七月,望着缀满枝头两寸来长紫红色的果实,人人都咽着口水。甜甜爷爷便在长长的竹竿头上绑个小铁钩儿,举起来,挑选着钩给大家吃。然而,甜甜爷爷前年拉网时不慎扭伤了腰,更多时间是躺在床上。那么谁去屋里请甜甜爷爷出来,成了关键问题。因此,每次呱儿后,赢方几乎都是要求输方去请甜甜爷爷出来钩桑葚,特别是在七月。壮壮和兰兰吃到的桑葚要比其他小伙伴多得多,原因是甜甜每天天不亮就打着手电来到树下捡拾落下的桑葚,然后送给左邻右舍。壮壮和兰兰都说甜甜送的桑葚吃起来更甜。甜甜总是美个滋儿地说,那是,因为咱就叫甜甜,不甜还成?

 

(踔风原创)编 辑 心 语 - 踔风 - 踔风

 

转眼到了上学的年龄,甜甜、壮壮、兰兰他们便就近去了桑屯小学。本村的小学,本村人做老师,甜甜爷爷的心安着呢!可一学期不到,班里十三个学生走了十一个,说是去乡里、城里享受优质教育,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。壮壮、兰兰的父母都在城里打工,挣到了钱,他俩便转入了城里学校。分别那天,三个小伙伴顶着光秃秃的老桑树,用冰凉的水共同做了一个大泥呱儿。他们高擎着泥呱儿,瑟抖着身子,迟迟不肯摔下去。呱儿泥呱儿终于摔响了。他们搂在一起,哭了个稀里哗啦,弄得满身是泥。甜甜爷爷便宽慰孙子,说等你爸妈回来咱也去城里读书,眼下先在村里小学将就读吧。

到了寒假,壮壮、兰兰先后回到了桑屯,他们给甜甜带回了练习册,三个孩子每天趴在甜甜家炕头一起作习题。他们还争抢着把城里学校的新鲜东西讲给甜甜听,什么电脑、多媒体、大屏幕、白板、升降桌椅、塑胶场地啊,什么……都是甜甜没见过甚至没听过的,甜甜听得直咽口水。也有不如我们小学的地方,调个座得花钱,补课得花钱,买练习册得花钱,过年过节去老师家还得花钱,一学期花了一万来块呢;再有,七、八十人的班级挤得直碰屁股不说,一学期被老师提问到的时候也没几次。他俩常这样宽慰甜甜。

过了年没几天,壮壮和兰兰便要回城里上学去了。头天晚上,甜甜让爷爷把储存的地皮取出来做给他们吃。甜甜还告诉爷爷少放些辣椒和盐,说兰兰怕辣,壮壮怕咸。三个吃完甜甜爷爷做的饭菜,又聊起了以前做过的游戏 :打宝儿撞拐儿跳房子嘎拉哈儿”……当然少不了摔泥呱儿。提到摔泥呱儿,甜甜立即端来盆儿温水,取来放在老桑树下的黄泥冻块儿,做起了泥呱儿泥呱儿做好后,壮壮把它放在树根儿下,说甜甜你想我们的时候就看看这泥呱儿。兰兰也点头,说以后天儿暖了,想我们就摔个泥呱儿,说不定我们真能听到呢!

第二天早晨,壮壮、兰兰跟随各自父母告别各自爷爷奶奶坐上四轮车去了乡里客车站。甜甜没有出屋,只是从后窗静静地望着他们离去,影子越来越模糊。

没两天,甜甜也开学了。可一到校,老师就跟他说,一年级就只剩他一个了,另外一个学生生病办了休学,学校决定暂时取消一年级。老师又说,你有两个选择,一是去乡里的中心小学,再是休学回家,等新一年入学再来。甜甜说,我回去问爷爷。

甜甜没能去乡中心小学,因为经济上根本负担不起。三十几里的路,仅坐校车每月就得三百来块儿,中午饭每月最低还得八十块儿,更何况还有一些不可预知的费用。至于长期寄宿在个人家,那笔费用更是高得让甜甜爷爷想都不敢想。因为他每年的收入只源于几亩地和几头猪。

甜甜休学在家后,有时也看一看书,看看壮壮、兰兰留给他的练习册,但更多时候是一个人想心思。他每天都要来老桑树下转上几圈儿,然后捧起那个泥呱儿,望着远方发呆。

天气一天天暖和起来,老桑树开始吐着新叶,开花,结果。一天中午,雨刚停,甜甜便去捧那泥呱儿,发现它已变了形。甜甜非常难过,怪自己没能保护好它。怎么办呢?甜甜苦思冥想着。爷爷明白他的心思,告诉他毁了重做,并摔响它,壮壮、兰兰听到响声就知道你在想他们了。爷爷,他们真的能听到响声,知道我在想他们?他记得兰兰也说过这样的话,便认真地问着爷爷。爷爷想了想,说只要你用心做,他们就会听到。于是,甜甜每天都会认真、仔细地做上一个泥呱儿,然后用力摔响。泥呱儿摔响后,常引来一些孩子,甜甜便在他们中间寻找着。爷爷说壮壮、兰兰可以听到泥呱儿的响声,那我得记一下,等他们回来问一问,看是不是有没听到的。甜甜这样想。于是,每一次呱儿后,老桑树的厚皮上都会留下一道新的划痕。 

又想他们了?爷爷双手捧着竹竿,钩下一个颜色渐紫的桑葚后,缓慢走到甜甜跟前,把桑葚放到甜甜嘴里。老伴儿走得早,自三年前甜甜妈与人私奔,甜甜爸外出寻找至今音讯全无,爷孙俩便过起了相依为命的生活,孙子想什么,他自然很清楚。

甜甜嘴里嚼着,重重点了点头,鼻子一酸,泪水滴在了手中的泥巴上。

一点都不想你爸妈?甜甜爷爷又问道。

甜甜喉结蠕动,又重重点了点头。甜甜记忆中的爸妈,除了打架,骂人,赌博,乱搞男女关系,与人私奔,不要家,真就没别的了!有时甜甜甚至想,他们不关心自己,自己不会是抱养的吧?但马上摇了摇头儿,因为这样自私的人是不可能抱养别人孩子的。爷爷曾多次问他想不想爸妈,他都咬着牙说,他们都不是好人,不爱我,我才不想他们呢!

甜甜往手中添了块儿干泥,捏了几下,摇了摇头,滴了些水,又捏了几下,再滴些水,便又用力揉捏起来。甜甜满脑都是壮壮、兰兰和自己玩耍时的画面,画面越清晰,他用的力越大……

泥呱儿做好了。甜甜颤抖着站起来,哆嗦着举起泥呱儿,往前走了几步,寻找一块儿最平整的地儿,用力摔了下去。呱儿!声音又高又亮,底部全都飞!

壮壮、兰兰,你们听到了吗?甜甜一个趔趄晕倒在老桑树下……

  

2015328日家中

 

 

《现代作家文学》(小说博览) 《摔“泥呱儿”的孩子》//作者:玉指清波 - 踔风 - 踔风

 

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精品电子刊(小小说)情伤 / 作者:鹰搏长天 - 踔风 - 踔风《现代作家文学》(小说博览) 茶 // 作者:江渤 - 踔风 - 踔风 

         

特别鸣谢:图片设计:蓝天一鸽

 

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精品电子刊(小小说)情伤 / 作者:鹰搏长天 - 踔风 - 踔风

 《现代作家文学》(小说博览) 茶 // 作者:江渤 - 踔风 - 踔风

点击进入《现代作家文学》  《作家文学》  

 

原文网址:http://blog.163.com/yhq_1963/blog/static/2434800042015230101349776/

 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