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踔风

生命不是用来更正别人的对与错,而是来实践自己精彩的生活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踔风,真名吴国红, 职场无忧引导师。陕西培训联谊会副会长。ICA团队引导技术培训认证师。国家认证企业培训师。历任某大型央企集团党委委员、党校副校长、宣传部长(兼电视台台长同时兼任报刊杂志总编)、组干部副部长(主持工作), 集团培训中心书记、分厂书记兼工会主席、子公司监事会主席等职务。高级政工师。**************深耕干部人才培养发展25年,执着于培训事业13年。**投资经历24年,子女教育研究者。**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常务总编兼主编。知海寻梦ZHXM主编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精品电子刊(小说)拆迁纪事(2)--永不凋谢的爱情//作者:吴铭  

2015-03-02 13:53:46|  分类: 现代作家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 ◆ 现代作家文学◇精品电子刊◇【2015】第3期 总第十一期 ◆  

 

 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精品电子刊(小小说)情伤 / 作者:鹰搏长天 - 踔风 - 踔风

   

欢迎做客《现代作家文学》!http://xdzjwx.blog.163.com/

 

 拆迁纪事(2)--永不凋谢的爱情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精品电子刊(小小说)?//作者:吴铭 - 踔风 - 踔风         短篇小说:惊祭(梧叶秋韵) - 踔风 - 踔风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作  者:吴 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责  编:踔 风

 

  

(小小说)聪明误 // 作者:平淡如水 - 踔风 - 踔风  

 

 签,不签?让我食不甘,情难安。签,不签?让妻睡不香,心难宁。签,不签?让我们一家没了祥和,失了平静,乱了方寸。

明天已是820日,签订协约的最后一天,再没有动静,没有交待,他们就要上报组织了。做狗的就是这样,它们往往会呲牙,咧嘴,瞪眼,狂吠,露一副凶神恶煞状,若不能吓倒对方,便赶忙夹紧尾巴去报告主子。

“我们离婚吧?”妻哽咽着。

“离婚?”似一把尖刀猛戳了我的心脏,痛得我难以承受。看着妻,她已是泪流满面。

“离婚!”她紧咬双唇,很是坚决。“离了婚,就与你无关了。我只在私营企业上班,他们又能怎样?”
  “可是……离婚?”

“若能争取更多一些补偿,有什么不好的?”

“那你不就成了钉子户?别人还要说你赖皮呢。”

“我不管!我们不偷,不抢,我们只要公平,合理。”
“可是,这世上……”我不能再说什么,只有拥过妻子,紧紧地。

夜,已经深了,我无法入眠。妻在旁边,也只是辗转反侧。

我怕天亮!没有太阳,大地将不再拥有生机,可对我来说,820日的太阳就是那吃人不眨眼的恶魔,它将吞噬我的妻子,我的家庭;而我也将不再拥有肉体,甚至魂灵。

鸡已经叫了头遍了,鸡已经叫了二遍了,鸡已经叫了三遍了。上天有好生之德么?上天总爱与人作对呀!渐渐地,窗帘上爬上了黎明的晨光,恰如死人那苍白的脸色一般;渐渐地,曙光也爬上窗帘了,恰如那死人正在流淌着的鲜血一般。渐渐地,天终于大亮了!

妻,一动不动,躺在身旁。我,不能也不愿吵醒她。这已是我们婚姻存续期内的最后一个早晨了。就是昨天早上,我又何曾想到会有这一天呢?它来得那么突然;甚至,在你还未察觉的时候,它就匆匆来临了,让你没有时间防备,没有时间反抗,便乖乖地成了它的俘虏。我得让她多睡一会儿,只是,她睡得可是香甜?在这最后的一天早晨,她如何能睡得香甜呀?在这最后的一天早晨,且让我为她烧一顿早餐吧!

我不知自己是如何起的床,又是如何做的一切。我,灵魂已然出壳;我,已然成了行尸走肉。

妻,起床了;孩子,也起床了。看着眼前的饭菜,妻,一口也未曾下咽;看着眼前的饭菜,我,也难以咽下一口。只有女儿,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。相顾无言,我们只有黯然神伤。

饭后,我从民政局问来离婚事宜,回到家已近10点。妻仍是走时的模样,就似那泥塑一般,呆呆地坐着,脸上没有一丝表情。女儿在一旁做着暑假作业。

我开始写离婚协议。妻则准备结婚证、身份证、户口本和照片。

“老婆,离婚理由怎写?”望着妻,我嗫嚅着。

“理由?”看着我,她眼里闪过一丝幽怨。“理由?就实写被他们逼的吧!”

“这样,民政局肯定不许我们离婚。”

“那你说怎写?”她又开始流泪了。

“我问了办事员,她说像我们这种任何一方都没有过错的情况,最好写成‘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经常吵架,现在双方感情彻底破裂,已无和好可能’。”妻脸色刷白,不由地抽搐了一下,她用右手压住了心脏。平时,要是紧张,或劳累过度,她的心脏总会疼痛,这我知道。我低了头,不敢再看她。

“双方感情彻底破裂,已无和好可能?”她一字一顿地说着,泪水滴满了纸张。

我无语,只是握紧了她的左手。

“那……”她闭了眼,狠下了一番决心,说:“那就这样写吧!双方感情彻底破裂!已无和好可能!”

锁上门,上了摩托,我们出发去民政局。太阳毒辣辣的,可我觉着的只有寒冷!得把孩子寄托在外婆家,不能让她知道我们是去离婚的。现在的孩子,电视看得多,不能说她什么都不懂;也不能让外婆知道。离婚虽是常事,可又有谁愿意这种事发生在自己家里呢?何况她老人家,一生坎坷,我们怎忍心在她已好的伤口上再扎上一刀?

终于到了目的地了,有一对新人在登记,欢天喜地的,又是说笑,又是分糖。

“见者有份,吃糖!”男的一脸幸福,递过糖来。

“谢谢!”妻虽然满腹悲伤,但并未失礼,对他微微一笑。

待新人走了,我递上离婚所需的一切。此时,妻已脸无血色,再也坚持不住了。我搀她在凳上坐下,一手扶着她的肩,一手握着她的手。

以前,从没那么仔细看过结婚证的,这回我却发现它的颜色是那样的光彩夺目,鲜艳而富有朝气。想当初,拿到这红本本,曾让妻笑逐颜开,也让我热血沸腾。因了这红本本,我们拥有了满屋的浪漫,满屋的温馨;因了这红本本,我们的爱情寻到了归宿,寻到了那满天星星,满天彩霞的天堂。

 “来离婚的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自愿的吗?”

“是的。”妻的话音带些颤抖。

“你们可以再想想,过几天也不迟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我们填好了要填的一切表格。办事员在离婚证上贴上照片,签了名,然后,拿过结婚证,将要盖章了。

“你们真的考虑好了吗?现在还来得及。”话语里满是爱意。

“我们已经想好了,谢谢。”我差不多也哽咽了。

我们离婚了,虽是不情不愿,但我们真的离婚了,离婚证就在我们的手上。离婚证上的颜色不再热烈,而是一片暗红,就像那干透了的血块,没有光泽,没有生机。把证书放进妻子的包里,她已无力站起来了。

扶着她,我们走出了婚姻登记办公室的门,走出了民政局。

太阳仍是灿烂,人流仍是匆忙,可我们已不再是夫妻了。梁祝成蝶,焦刘共坟,灵犀心有,两情长久,没有那红本本,我们就不能再成为夫妻了吗?那小小的红本本真的能夺去我们的爱情么?

“不能的!”一个声音对我说。“只要活着,我们的爱情永不凋谢!” 

 

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精品电子刊(小说)拆迁纪事(2)--永不凋谢的爱情//作者:吴铭 - 踔风 - 踔风
 
 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精品电子刊(小小说)情伤 / 作者:鹰搏长天 - 踔风 - 踔风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特别鸣谢:图片设计:蓝天一鸽

  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精品电子刊(小小说)情伤 / 作者:鹰搏长天 - 踔风 - 踔风
  
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精品电子刊(小小说)情伤 / 作者:鹰搏长天 - 踔风 - 踔风

点击进入《现代作家文学》  《作家文学》  

原文网址:http://wvming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205858190201503123715263/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